最新新闻
文章查看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业务范围 >
怎么引进人才
* 来源 :http://www.alhrl.cn * 发表时间 : 2018-04-11 23:43

东北大学是一所综合型院校,按国际标准是理、工、文、医、农都要有,这个标准东大现在还达不到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东大还是保持以工科为主,但是现在已经把学科扩展一些了。走进东北大学的校园,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“东工”了,现在的校园河水漂亮、大方又通透,去年校庆,赫冀成费了好一些力气把校园修建一番。

东软6000名科技人才可能只有一半在辽宁工作,其他人分散在全国各地,但这些分散的人还是为辽宁做事的,相当于总部经济的概念。他们的产值还是归在辽宁名下,税也交给了沈阳,这不就行了嘛。

想起了一句话: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

在辽宁省的一个座谈会上,有一位领导讲辽宁是个人才大省,但是后一段又说辽宁人才缺乏。这时候省委书记点名要赫冀成谈谈想法,老赫接着人家的茬讲了起来。

做一件事情不容易,做成一件事情就更难。好在大家还都支持他的想法,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操作好。他希望东大能出几个吴敬琏式的人物,成为政府的智囊,也希望东大在辽宁的经济发展过程中起一定作用。如果省长在做决策的时能考虑东大专家的意见,那么东大的学科地位就有了。教授们不和政府机构接触,他们研究就永远是学院式的,永远也不可能走到智囊的地位。政府的策划不是政府养了一批人在做策划,而是在策划的时候请人来研究。政府需要的专家是了解政府想什么的专家,是懂得社会现状和需要的专家。

在南中国海的海边,61岁的赫冀成百感交集:“今天他比我强,我不甘心,今天他还是比我强。我能做到的是规划好三五年后的事情,做到意识比他超前,这样几年后,我就能比他强了。”

1997年,赫冀成刚刚当选为十五大代表,这时出现了攻击他的小字报。这时他的做法是一边说服群众,一边让东软规范一些,多考虑一下学校的回报。这样做很有可能是两边都不是人,但事实证证明他没有做错。

博鳌海鲜广场,烟花爆竹竟把夜晚的天空辉映得彩霞满天。这时候与他见面,觉得异常地亲切自然。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同为东北老乡,更由于他所担任校长的那个东北大学就与我家一墙之隔。此外,我熟悉的东软集团的董事长刘积仁也是他的副校长。

和众多的东北人一样,他嗓门不小,说话也高声大调,酒量不差也不赖酒,东北人的地域特性在他身上都能得以验证。

为什么人才大省感到人才匮乏?他认为科技队伍要焕发出潜力。最终要靠团队中的核心人物把队伍激活,政府只能提供一些政策支持。比如东大和东软,东大支持东软的刘积仁,现在刘积仁把企业做大了,他的队伍里有6000名it人员,其中一半是硕士生。只靠政府登报说给安家政策能吸引来6000人才吗?科技领域里领军人物的作用是非常突出的,政府要做的是支持领军人物的成长。

东北大学保持冶金这样的传统学科优势50年,改革开放10年其传统学科也走在了前面。现在他们从信息技术方面入手生物科学,ct、核磁共振技术应用在生物医学领域,但是他的核心技术是信息技术。学医的人无法进入信息工程领域,但是信息工程却可以进入医学领域。全国不少高校都有计算机专业,但不是每个校长都像赫冀成那样重视这个专业。

我们所处的环境要想创新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,成功之后大家都会肯定你,但是成功前的压力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。

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用一两句官话说清的,有些人更愿意浮在上面看一些表层的东西。政府总是在喊,谁能给我吸引人才我就给他怎样的好处,结果喊破了嗓子也不见有人来。吸引人才不能就人才论人才,这个问题也反映出“发展才是硬道理”。有了政策、环境,还要把事业做起来,高水平的人才更看重事业的发展空间。

“我有一些观念和领导不太一样,比如人才观念。所有的人说人才重要,但是怎么重视人才,怎么引进人才,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。说到转变观念,领导的转变只是一个方面,其实现在中央领导的观念都很超前,要转变的是中间层的观念。领导的责任是带动基层转变观念,很多观念的提出很好,但是一到基层就完全走了样,或者根本执行不了。”

小时候经常去他的那个学校去玩儿,学校的名字也是叫做“东北工学院”。我们都称它为“东工”,并且这“东工”是留下我儿时记忆的地方。

剑眉倒竖,谈笑间的豪放与痛快,令人“爽”得一塌糊涂。

老师可能有知识,但不一定有文化。有的教授甚至就是技术,连知识都不是很丰富,这样人的宏观能力就有问题了。现在的新知识已经不是高校垄断了,反而大量集中在企业和政府层面。高校已经不能再抱清高的态度了,要放下架子向企业、政府吸纳新的养分。

他性格东北,长相也东北。不少人都说他像孙海英,就是电视剧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里的石光荣。其实说孙海英像他也不错。他是一校之长,年过花甲,但仍然燃烧着激情。

美国人喜欢畅想未来,所以他们的科幻片好看又好卖。中国人则擅长让历史告诉未来,所以我们的历史剧很走俏。历史的确有借鉴作用,但是毕竟历史有局限性。

一个冶金院校,培育出一个软件企业,东软的经验是有其必然的规律在里面的。第一,要选准一个方向,一个高校不可能什么产业都做。东大的优势不在软件业而在于冶金业和矿业,但是那都是投资密集型产业对客观环境要求很高,不适合高校来做。软件业是知识经济,适合东大的情况。第二,要选好带头人。学校里的知识分子,100个人有98个不适合搞经济,不是有科研成果就一定能当董事长和总经理的。第三,学校领导坚定不移的支持。

下一篇:没有了